傲慢暴躁妒忌自负的荣城

我以为所有人都会走到最后.
但我们没有

假绿茶和真大佬

    




    


     


绿茶和大佬见面是在九月的新生报到会上,那会绿茶还不是绿茶,大佬也还没暴露真面目。


绿茶见到大佬的第一眼便认出她,扑上去结结实实给了大佬一个熊抱。

      


大佬在去学校的车上思考人生。老阴逼刚出生时也不是老阴逼,没有人一生下来就套路又深又滑。大佬以前读过卫校,八人间寝室硬生生把曾经年幼无知的小大佬蹉跎成了真大佬。大佬回忆了*乎上的种种寝室宫心计,心头一丝丝小紧张。

      


绿茶的熊抱让大佬放下了最初的包袱。


     


寝室是四人间,挑完床位后的当地人仙女和珍珠各回各家睡最后一晚。


大佬和绿茶是对床。


    

     


绿茶有个男朋友,在边境当兵。绿茶说,她家很穷,男朋友得拿着每个月那两千的补助养她;弟弟妹妹有严重肾病,这辈子靠药续命。


家里资本雄厚的大佬什么话都没说。


       

     


军训时的大佬放飞自我得不像个大佬,绿茶认真严谨到不像个绿茶。


大佬和绿茶爆发了第一次摩擦。


大佬站在最后一排,和仙女一起快乐浪荡。绿茶在正中间,原地踏步时恨不得操场跺穿。


大佬和仙女一起去食堂时,大佬不经意的说:我觉得我跟绿茶以后会打很多次架。彼时的仙女不知大佬所云,只当大佬还在气头上。


    


军训完后的绿茶差点没评上优秀学员,天天闹得连里鸡飞狗跳笑声不断的大佬被教官点名评了优。


绿茶沉默了一晚上。


  


有天珍珠悄悄拉过大佬:你发现绿茶性格变了吗?


绿茶开始哗众取宠,装疯弄傻。颇有一丝模仿军训时大佬为非作歹的模样,可惜东施效颦。


    


   


直到班上一起聚餐。


绿茶大佬和其他人被地铁高峰时的人流冲散,单独去了另一节车厢。


大佬生理期,找了个位置坐下了,闻讯找来的男孩子和绿茶站在车门处。


大佬迷迷糊糊抬头,发现绿茶已经站在了男孩子的怀里,侧脸状不经意的磨蹭男孩子抓着吊环的手臂。

   


大佬清醒了。


 


 


珍珠和仙女半信半疑。


大佬只是让她们装什么都不知道。


      

      


寝室断了电,珍珠紧张地上蹿下跳换现金忙着充电卡。


绿茶不慌不忙的打着电话:找到人帮我们充卡了。


大佬和仙女珍珠在充卡处看到了一个男孩子,乖乖巧巧,微微羞涩的跟绿茶说着话,绿茶不同以往的粗狂嗓门,细声细气的和男孩子一起笑。

   


大佬只是想到了那个在边境当兵、过得非常苦却对绿茶无微不至言听必从的男朋友。


    


       


大佬在班级群里的管理被撤了。


是绿茶撤的。绿茶对珍珠和仙女说:选出了纪律委员,但是管理员位置不够了,先撤了没什么事的心理委员吧。


那会大佬在操场跑步,休息时看着手机没说话。


    

    


珍珠仙女发现跟绿茶打电话的男孩子越来越多,一天一个不重样。


     


     


跟大佬交好的兄弟告诉她们:绿茶在男生堆里的风评已经败了,都知道她轻浮又爱表现自己。


    


    


大佬只是偶尔和仙女一起吐槽绿茶。


毕竟绿茶除了绿茶之外,能吐槽的点还有很多。


曾经有两次,大佬半夜爬上床,给绿茶卸妆洗脸擦脚。


直到绿茶又一次没有洗漱便上了床。


     


    


大佬是个眠浅的人。


仙女是个睡在门边的人。


珍珠是个床挨着绿茶的人。


每天早上,无一例外,没有一个人能逃过绿茶起床时的噪音。


猛然惊醒,看看床下,绿茶起了。


懂了。


   


    


仙女和珍珠会和大佬一起打闹,绿茶不在时聊聊她今天又跟哪个男孩子出去逛街了。


大佬附和着。


   


    


仙女和大佬一起回忆绿茶做的事。


绿茶揽下别班的事务,扔给她们做,再告诉辅导员是自己做的。


绿茶只要同路有男孩子,就不会跟她们一起走。


绿茶从来不让别人知道她有男朋友。


绿茶在双*一给很多男孩子打电话要礼物。


绿茶在有异性的场合会格外活跃。


绿茶在说自己的事时尤其大声。


      

    


大佬打听到了绿茶曾经的光辉事迹。


高考毕业后的暑假,在快餐店做兼职时做了经理的小三;在健身房做兼职时和两个同事开房;在职高读书时因为一些不可描述的事,被同寝女孩子打。


      


     


     


可大佬什么都没说。

    

    

    

 

 

 

 

 

 是一个大纲。

人物皆有原型,故事都是真事。

有空了再慢慢写。

是一个会写三年的破事。

   

贴了百合的tag。

因为大佬是个t,仙女是个深柜p。

如果救不了我,那就别来烦我。

 

…收起你泛滥的同情心吧,你的语言让我仿佛看到一位脚踩光晕的圣父

 

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讨厌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哦算了吧,至少在他们眼里,折磨一个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father。

 

也不用写情况说明书,向您申请折磨我的权利。



从一个石乐志玩家变成了吸猫患者。

我已经记不得最初想要的是什么模样,红色的裙子被我压在衣柜底层,黑色高跟鞋遗忘在角落的某个地方。

突然发疯。
拿到了之前吃的部分签名版...还有更多在重庆那边家里。
悄悄咪咪摆个mini阵,等别哥生日时再作妖。
我爱他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报告组织,微草里出现了两个蓝雨的叛徒。

        
       
可能司糖会带上王冠发起新一次的审判。
也许司糖会在年长组毕业后通红着双眼说没有leo和前辈们的kn就不是原来的kn,含泪决定要解散,而leo泉岚姐栗子只会释怀笑着支持他的选择。
     
他们的未来,我根本不敢去妄想。
      
说不定司糖会成为他所期望的靠谱的令人尊敬的前辈,被后辈仰慕,kn不是原来的kn,是由司糖带领着继续向前走的全新的kn。
新加入的队员也许会有一个爱随时随地展开妄想的宇宙人和一个嘴巴坏坏内心柔软的人,司糖会看着他们吵吵嚷嚷,最后成为一名可以独当一面的偶像。
       
             
“如果你与我为友我却不能为你写歌,而与我为敌我可以奉上我所有作品”
“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是幸福的”
        

   
    
哭泣
嚎啕
尖叫
崩溃
以头抢地

     不行,我必须8一下这个韩信。
   
     秒抢打野位,一开始带的还是疾跑。打野韩信带疾跑?你跑那么快急着去跟超级兵谈恋爱吗?
    
     不反野不拿龙不支援不守家不跟团,家都没了还在打野,你在给你自己挖灵芝吗?醒一醒兄弟,灵芝救不了脑残。
   
     越两个塔追残血被反杀,还怪我为什么不救他。我拿什么救?我把二技能拆下来装在你脑袋上吗???
   
     打得菜如鸡还抢我红,拿了红转身就去抢了小乔打到一半的蓝,接着下一秒就送了对面猴子。对面猴子是你姘头吗你对他这么好?
   
     你不打龙行我去打,我打到一半你带着你的姘头往龙坑里窜是什么毛病?龙坑睡着比草丛舒服吗???
   
     我把你妈从古代日到现代,你妈说这是穿越时空的恋爱🙄

    顺风浪逆风投,死了就甩锅。
        
    平时吹得比鼓风机还牛逼,一开团跑得比辅助都快。
     
     输出不过百分之十,承伤没有百分之五,人头助攻加上都没死的多。
     
     结果你今天给我说你要单排上王者,就你这句话,小兵听了都五杀,水晶听了都爆炸。
     
     我希望全世界的带妹高手嘴强王者都可以把你的意识提高了再出来浪,死了就不要怪网卡,你再bb下去通讯基站都自爆给你看。
       

     
     我想找一间出租屋把所有的毛绒玩具都摆在地上,窗沿挂满绿萝,墙壁用半圆柱的木块贴好,然后抱着橘色的肥猫睡一下午。
     
    我就想荒废一下青春。
     
     但是我现在蹲在320平的空中洋房里抠着脚打王者荣耀,猫死了,毛绒玩具被我妈丢在杂物间里吃灰。
    
      连荒废青春都荒废得不开心。
         
      收到海德堡的婉拒信,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好。没有否认过去十几个月的努力,只好把一切归咎为“命”。
      
      大阳天就让我在出租屋里沉眠。
      等下一个乌云积压在电视塔顶的日子,我就醒来,梳理杂乱卷发,去埋葬猫的尸体。